下载香蕉视频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黑明珠泪水慢慢溢出来。

我拉着凳子坐过去离黑明珠近一点,想给她擦掉眼泪。

她推开我的手,自己擦掉眼泪:“不要靠近我。”

我长叹气,说道:“我也不是你仇人,既然你那么讨厌我恨我,那你干脆把我扔下楼去好了。”

她扭头过来正面看着我问我道:“是不是我嫁给别人了,你就真的高兴。”

我说道:“只要你幸福,我就高兴。如果你嫁人觉得幸福,我就高兴,你嫁人了不幸福,我就不高兴。”

我这番话可谓说得滴水不漏。

她说道:“我是问你,你心里是不是恨不得我早点嫁人,好让你心里舒坦,觉得你没有那么欠我。”

我说道:“没这么想,我甚至是想你最好不要嫁人,要嫁嫁给我,虽然明知道不可能,但就是这么想。因为我觉得没有人比我更能把你照顾好,你跟别人,我不放心。我知道我这么想很自私,非常自私,贪心,贪婪,但我的确觉得我会把你照顾得比别人照顾你好。”

她说道:“是吗?我觉得你只会伤我,伤的伤痕累累,体无完肤。”

当时,怀了珍妮后,差点就弄流产,而贺兰婷也因伤住院,我在贺兰婷身旁比较多,这让她伤透了心,才决定离开我,成我们。

树荫下白纱裙气质少女

走的远远的,生下珍妮。

意外的有了珍妮,她也并不是说一定要,可如果打掉,以后怀上孩子的几率很小,她没办法,只能生下来。

她不愿意让我知道,不想打扰我的生活,给我的思想造成负担。

宁可自己独自伤心,独吞眼泪和痛楚,也不愿让我担心。

我说道:“对不起,我的错。”

她说道:“谁都没有错,怪只怪自己,等回国办完了爷爷的事,我会如你的愿,找个人嫁。”

在发什么小孩子脾气呢?

是不是女人生气起来,吃醋起来,都跟个小女孩一样,有时候连贺兰婷吃醋也是一样,我都觉得莫名其妙,本身一句关心的话,她就开始生气,我自己都不知道生什么气。

她站起来走回去酒店房间,我叫她,想拉她,她不理我,推开我回去了,进门后关上门。

回到了我自己的房间,张自看我进来,问道:“怎么样了。”

我说道:“无法理喻,跟她没法沟通。”

张自问:“怎么了。”

我说道:“我说想让她留在国内,离我近一点的地方,这样子方便我照顾她们母女两。女儿离我近我也方便看望,对吧。她不是很乐意,我就说她怎么选择我都会希望她幸福,她不是骗我说有男朋友吗。我就说你有男朋友也好,嫁人了也好,我都希望你过得幸福。好吧,她一听就生气了发脾气。”

张自皱皱眉,问我:“你要给她介绍男朋友吗。”

我说道:“我没有啊,我哪会给她介绍男朋友。”

张自说道:“那她嫁人嫁给谁啊。”

我说道:“她自己说她有男朋友,叫我早点离开。”

张自说道:“她骗你。”

我说道:“之前我信了,后面我想想,不对啊,如果有男朋友的话,怎么可能这段时间都没有出现,你说是吧。然后我才说她怎么选择我都祝福她,我不会介入不会去破坏她的生活。只是想让珍妮和她离我近一些,好坏我都能照顾。”

张自说道:“那她是会生气,她觉得你希望她早点嫁人,以为你是怕她缠着你。”

我叹口气,说道:“哎哟,女人的思想怎么的就这么的难以理解。我这不是诚心希望她幸福吗?那她以后的确也是要找男朋友,要嫁人啊,对吧。”

张自说道:“我刚才跟你说的呢?我说让你跟她说希望她留在你身边。”

我说道:“我说了。她说她绝对不会破坏我和贺兰婷,那我有什么话好说。”

张自摇了摇头:“你们这对也是一对冤家。”

我也觉得头疼。

张自问我:“她怎么都不同意,是吗。”

我说道:“对,怎么都不同意,只想着回国办完事,回来这里,离我远远的,我如果想念珍妮,可以偶尔来看一次。”

张自说道:“有一点也很重要,你希望她留在国内,经常去见珍妮,照顾明珠姐,那贺兰婷那边你怎么办。”

我说道:“她人大气,会理解的。”

张自说道:“明珠姐的心结,已经好几年,想要一下子解开,很难呢。”

我说道:“慢慢来吧。”

张自回去了她房间。

想来,黑明珠现在也有些迷茫,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我比较好,而且还有珍妮,总不能让珍妮一辈子不见我吧。

最重要的一点,两年多不见我,她心里一直以为放下了念念不忘的我,没想到再见我时,方知自己压根就没放下过。

留下,留在我身边,看着我和贺兰婷的甜蜜她感觉自己在自取其辱,离开了也许会慢慢淡忘,虽然她用了两年时间也没有淡忘。

她想用更长的时间来冷却,否则这辈子她只能活在对我的单相思中。

其实我何尝是对她也放不下,奈何这种相思有悖人伦道德,她如果真有男朋友,嫁了人,我心里也会难受一辈子。

接下来该怎么走?我自己也陷入了迷茫。

早上,小珍妮一早起来开始喊饿,我带着她去吃东西。

刚好黑明珠也出来,就叫她一起,到酒店的餐厅用早餐。

在电梯里,怀里的珍妮抬起头问黑明珠:“妈妈,别人的爸爸妈妈都是牵手的,你们为什么不牵手呀。”

我看了看黑明珠,黑明珠看着珍妮,说道:“谁跟你说。”

她说她看到好多小朋友爸爸妈妈都这样。

黑明珠没说什么。

珍妮见她妈妈不回答她,看了看我,然后问我为什么不牵她妈妈的手。

我伸手过去给了黑明珠,黑明珠打开了我的手。

演戏一下都不愿意。

我对珍妮说道:“你妈妈生爸爸的气,已经两年不理爸爸,气还没消,你要帮爸爸哄哄她。”

她煞有介事的哦了一声。

吃早餐时,黑明珠接了一个电话,挂了电话后,她说许可证办下来,手续办好,我们一同回国。

终于等到这天,我归心似箭,好久没见我的贺兰婷,实在是十分想她。

十几个小时的路程,下飞机就有专车来接东叔骨灰,部队安排。

一切都由他们操办,这样子也好,黑明珠是省心省事了。

来接黑明珠的人,是明珠集团的人。

几个和我出生入死肝胆相照的高层都没来,黑明珠不让来,都在明珠集团等着她。

我没有跟她过去,我想着先回家看看父母,接下来去见贺兰婷。

看着珍妮,我说道:“我想带着她,回家见见我家人,你看可以吗。”

黑明珠说道:“不行。”

我问:“你是担心她的安,还是不想让她跟我去。”

黑明珠说道:“不想。”

我说道:“我家人也是她家人,她爷爷奶奶,你难道只想让她拥有你一个亲人一份爱而已吗?只想让她拥有你一个亲人的关怀而已吗?多一些亲人的惦记,关心,关怀,照顾,难道不好吗。她不是你,你只有东叔一个亲人,她不是,她有我,有爷爷奶奶。”

她说道:“有我也就足够。”

我说道:“对,你给她世界上足够的,最好的母爱。可她还如果拥有父爱,爷爷奶奶等等亲戚的爱,她会更幸福。”

黑明珠听后,似乎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反驳的道理,我说的都很对。

她安排了一辆车,让人送我回去。

虽然那些风暴已经过去两年多,可时间并不长,并且四联帮的余孽还有,这没法部抓完。怕就怕他们来报复。

加上还有许多曾经和我们作对斗争过的太多的敌人,担心他们知道我们行踪,躲在暗处借机报复。

珍妮被我抱过来,稚嫩的对她妈妈挥手,说妈妈再见。

因为黑明珠把我照片经常给她看,即使是从小未见过我,但在她心里早已种下了我是她父亲的想法,和我在一起她完不当我是生人。

上车后,车子开往我们家。

为了安,我早让吴凯阿楠安排好我父母,大姐,二姐我们一家人搬进到我们保安公司这栋楼里。

到了保安公司门口,吴凯和阿楠在门口迎接了我。

我家人都不知道我今天回来,我没和他们说,不过我和吴凯阿楠说了。

几个兄弟抱了一下,接着,他们愣愣的看着小珍妮,不知道这小女孩是谁,我带个小女孩是什么意思。

我让珍妮叫叔叔。

她叫了叔叔。

阿楠吴凯面面相觑一会儿后,阿楠说道:“好可爱,好漂亮的女孩,真像贺总。”

我一愣,像贺总?

我看看珍妮,明明是像黑明珠嘛。

他们以为这是我和贺兰婷的女儿。

我说道:“这不是我和贺总的女儿,是我和黑明珠的女儿。”

他们两人大吃一惊,两人脸上大大的问号,都是一副吃瓜群众的好奇脸,接着互相对视一眼,然后阿楠问我道:“那,那贺总呢?”

他们一定奇怪,我出去不是和贺兰婷在一起吗?怎么回来带了个我和黑明珠的女儿回来。

因为珍妮在,虽然她年纪很小也不太懂什么,但在她面前解释这一些东西总是不好,万一有些东西她听得懂了,或是听不懂但是记住了,那对她会有一些心理影响。

我对他们两个说等有空我再和你们说吧,带我去见我父母。